轻舟已过万重山——2020 年,当我们再谈移论民的时候,我们在谈些什么

Yuchen C

16 January, 2020

当我提及「移民」这个词,你首先会想到什么?

By Alex Holyoake @stairhopper
Photo by Alex Holyoake on Unsplash

我从 2013 年刚上大学的时候末开始接触移民领域,2016 年中正式入行。不知从哪一时刻起,「移民」的内涵早已发生变化——移民不必再是举家搬迁至另一国家或地区,也不必再是将自己的所有财富资产转移至法律意义上的另一自然人的身份之下。今天,移民可以是一种对自己的资产配置进行规避风险的方法,也可以一个是对自己人生规划进行更为周全的考虑和安排的选择。然而「移民」的核心在从未变过——或是自己肉身「移」,或是自己的资产「移」,或是两者皆「移」来获得相对更为优质的生活;而成为另一国家或地区的「公民」或「居民」只是「移」的产物。移民的本质是利用信息和地理的不对称进行套利或获利(笔者认为套利与获利在概念上有区别,但多数情况不影响理解。为行文方便且若无特殊目的,下文统称「套利」)。

本质上来讲,生活在现在中国大陆的社会中的每一个人,几乎或多或少都有某一程度的「移民」的需求——到上海工作获取更高的薪酬,到花高价在北京的老旧小区买一套学区房让子女能顺利上好高中,再到放假或退休后从北方搬到三亚……凡此种种,本质上都在为了获得和享受资源优势而或被动或主动进行着及小规模的「移民」。

利用不对称

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套利的一大优势在于可以不受地域空间的限制(毕竟进行地理套利时常对空间有绝对严格的要求)。

信息落差直接体现为认知落差,但这二者是并非是简单线形的关系——因为对信息的处理与整合的能力上的落差又使得最终的认知落差形成几何式甚至更多维的变化。当然,处理信息能力也是通过信息本身而获得提升的。

对信息的获取、整合、判断以及对资源的调取、协调、应用,这些本应被归为本能的要素如今却可以被当作压制性优势而被加以利用。

信息优势、执行力优势、认知优势,最终都会形成进化优势。无知无觉的人的命运早已被自己封印。他们最终都会被淘汰,而谁也帮不了他们,而被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体力上的勤劳加上脑力思考上的懒惰,最终导致自掘坟墓的悲剧。


UnderAbove

UnderAbove

與光同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